08物流管理4班

饕餮地中海(五)

安孜:

心情不定的时候,美食总是振奋自己的源泉之一。相信不单我,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能在食物那里找到慰藉。














很早前就听说地中海饮食的清淡和健康,来到希腊一试再试后终于有了体会。


著名的希腊沙拉,主要原料是新鲜蔬菜、Feta山羊奶酪以及橄榄油。蔬菜里面绝对要包括西红柿、青椒和橄榄,绝对不能包括的是叶生菜。调味的果醋也属于可有可无,但是味道微咸的Feta奶酪一定要大块。


海鲜是希腊饮食的一大特色,做法都不复杂,无非就是轻油炸和烤,上桌时搭配的调味料只有半个柠檬。


裹了薄薄面粉烤过的蔬菜也是常见菜式。青椒、蘑菇、茄子和西葫芦是最主要的原料。


要知道上述的这些菜,里面都是没有加盐调味的。沙拉靠的是Feta和橄榄里面的咸味,海鲜就吃个新鲜,至于烤蔬菜,实在觉得口淡就涂上些酸奶、橄榄油和蒜末调成的酱料,不过你听到我说这酱料里有盐么?



安一然.Saunato:

冰岛的瓦特那冰川每年都以很快的速度向北消亡,我的向导Hawk对我说挖掘这样的自然冰洞有相当高的危险性,每年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冰洞便是很好的结果了。也许在可预见的几十年后,这样适合游客前往的天然冰洞再难觅得。

屹青:

中環,香港




二零一五年一月




"Hey, may I take a photo? I just passed by and saw you here."


"Sure."


"Do you work here or sth?"


"No, Im waiting for my boyfriend. Those r your cameras? May I take photos?"


"No problem."

CRIST:

《十张照片,瑞士旅拍》

欧洲之巅,阿尔卑斯山脉,人间的仙境

Basel-->Montreux-->Interlaken west-->Spiez-->Thun-->Grindelward-->Luzern-->Zermatt

安德莉凯利:

到奈良的第一天,导游杂贺先生和我们抱怨说今年奈良好热,38度的气温真让人受不了。从41度杭州大蒸笼里新鲜出炉的我和同伴笑而不语。事实证明,傍晚的奈良简直凉快地似杭州的初秋,暮色四合之际春日山林的野风缓缓拂来,最后一丝夏日的燥热都被吹散到无影无踪。依旧在magic time之前赶到浮见堂,被挤得满满当当地游客吓了一跳,原来大家都等着见证点灯那一刻。岸边自在穿行的小鹿们少了许多,仍有一两只胆肥的,好奇地在人群中穿来走去却又乖巧地不踢到路边的花灯。晚上六时许,远远听到一声令下,手持点火器的志愿者们开始为自己负责的区段依次点灯。灯光一盏一盏亮起,慢慢将远处瑰丽的晚霞都比了下去,隐在树荫下系着花灯的小舟也出发了,池面上的人影纷纷成双成对,映得池水都妩媚多情起来。坐在我前首两个穿浴衣的女孩子兴奋地靠在一起,大约也觉得眼前的景色美到令人不敢置信,而在我眼里,她们也是美景中的一部分。

以手点燃的灯光,在钟灵神秀的山水间迤逦而出,最后定格的画面固然美,但更迷人的是过程的本身。它近似一种美的仪式,有娴熟的组织者、严谨的执行者、虔诚的观众,从头到尾都神圣自然到令人迷醉。平成时代的夜晚里,远离现代电器科技的昏黄灯光,引出的是似乎远自平安时代的夏日香气,在幽暗与光亮间执手而行的人们是不是会在偶尔一个瞬间时空错乱一下呢。

大維:

【霧漫東江】

    东江湖的雾,如幻如真,虚无缥缈。山和水都跟着雾变换着容貌。雾气白漫漫的掩过山麓,挟着一些便爬上了山脊,往下看不清江,也看不清山。朦朦胧胧的,近处的树木、远的山影都在摇晃着。

     这是完全未知的世界,不知身在何处。山下有水,鳞鳞的泛起水波,稍远一点,雾就把山与水连成一处。水中有船,先听见轻轻的划水声,慢慢的船的影子才从迷朦中走出来。

     戴着斗笠,撑着浆。如同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当阳光照射到这山谷时,雾才消散了一些。两岸的山影渐渐明朗起来,阴沉沉的雾气被青山投下的背影切割成一片、二片、三五片,黄橙橙的往上蒸。

     阳光中的雾开始透出一点暖气来。江面渐渐宽阔,雾气也渐渐淡泊起来。它会一缕缕织成一段,懒懒的系在山的腰间。随着太阳渐渐升高,那越来越稀薄的晨雾,像烟雾一般,一丝一缕慢慢地升高,升高,最后,不见了。。。。。。 

圖:大維    文:小v      

拍攝地:湖南郴州資興小東江